怀玉:从儒释道各家的态度中,可品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


时下很流行"佛系”这个词,可是殊不知,未曾拿起,怎谈放下!人生王道,乃为以出世之心,做入世之事,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

儒释道三家之静坐!王摩请诗日: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“李太白诗云:“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。“苏东坡诗言:“无事此静坐

一日似两日。“其实,“静坐"并非只是诗人的专利,从儒释道各家对其的态度中,我们可品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。

一、道家之静坐:坐忘、体道

虽然道家创始人老子未直接使用过“静坐"一词,但《道德经》中关于"静"的论述却不在少数,如"“致虚极, 守静笃“归根曰静

静曰复命"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**不欲以静,天下将自正“等等。及至庄子,"静坐"真正朗显出来

庄子在(齐物论》开首处描述了南郭子綦隐机而坐”的场面一“隐机而坐"即是"静坐”。子綦静坐后,对天长嘘

侍候子綦的子游看到子綦静坐后形如枯木”的变化而问其原因,子綦答道:“吾丧我。“意思是,在静坐中,我把“我“忘掉了。

“忘我”的境界是道家追求的“道”的境界,按庄子说法,只有“忘我",才能心无执着,心无执着、无分辨,方可齐是非、齐生死

乃至最终与万物融为一体。《齐物论》以“庄周梦蝶"结尾:庄周梦中变蝶,醒后却不知是庄周变蝴蝶,还是蝴蝶变庄周

此即为“与万物融为一体”的境界,浑沌"之道的境界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