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玉:道教之”静坐”,注重养生之术,“呼吸”尤为重要


静能生慧,心定生慧

庄子的“静坐",当然不是如木偶般傻坐,而是隐机而坐。隐机可谓一语双关,隐机者,既可解释为坐在几之侧,更可理解为隐去机心之义

隐去机心、人心,便可得道心。隐者,忘也。怡如庄子所言,“其耆欲深者,其天机浅,“当人在静坐中,忘却身外事

乃至忘却"自我"之时,“人欲“则自然被“搁置”,自可得天机一片。由此可知,道家静坐之核心在于"忘”在“隐机静坐"的操作层面上

庄子除简略地提及“真人之息以踵,众人之息以喉”外,并无更为详尽的叙述。对此,后世的道教作了丰富和拓展

道教之"静坐”,尤注重养生之术,在“呼吸"上大做文章。唐人司马承祯作长文《坐忘论》,专门探讨“静坐"之要津,对后世影响颇大

他们追求"胎息"乃至辟谷,即杜绝饮食,通过微弱的呼吸将身体的能量消耗降到最低限度,以达到长生久视之功效

分享到